佰草君

闭关中,文全是存稿箱,企鹅小窗几率捕捉
明年归
文的话一般只在lof发,目前不允许转载
吃的cp很多,如果介意可关闭推荐
江湖人称后妈草,但我说我是甜味的你们信么?
圈名百草,笔名月茶(清月茶)
重度洁癖,玻璃心晚期患者

啊啊啊啊啊

之前就觉得眉间雪好适合狄花,曾经如此相爱的两人慢慢的彼此牵挂的陌生人

一直想明年画个曲绘

今天听到如寄感觉改改也适合他们!

来吃邪教好吗QAQ


三选一

看了下课表发现最近比较闲,辅导也要结束了,把最近的脑洞写了写,三个开头,你们选一篇这几天我写吧,写选择最多的那篇

云亮云亮云亮


一,名字起的是冰封万里,因为我很喜欢的一句话写的,是个有趣的故事,上将x指挥官,不过虽然文里设定是搞笑的但大概是个be



  “接下来怎么做?”

  “还差了一些。”

  “外面有声音,我去看一下。”

  青年站起身却不料被身边的人抓住了手腕,那人往下拉着他,青年脚步不稳一下扑到了他怀里。

  “孔明,这已经不是你能退出的时候了。”

  赵云把诸葛亮搂在了怀里,眼睛却看向了前方。

  “我们需要帮助。”

  青年无奈的笑了笑:“可是子龙,我真的无法帮你们。”

  “如果没有你的帮助,如今坐在这里的人在未来都会死在你手下。”

  “你是在逼我吗。”

  “我在恳求你。”

  “这个国家已经没有了存在的可能,孔明,不要再束缚自己了。”

  他苦笑:“有诸葛家在的一天,帝国就不会倒,子龙你是在逼我与你刀剑相向。”

  “我们只是想让这个国家变得更美好。”

  “他已经腐朽的不成样子……”

  “够了,”诸葛亮咬紧了下唇:“我是诸葛家的人,一门二十四将的荣光,我不能毁了他。”

  “不需要你做什么……物资,军队,攻打时的一切都不需要,首都星的信息也不用……你只要……只要袖手旁观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帮助……”

  室内沉默下来,即便已经将窗户封死也能听到外面风雪呼啸的声音,人们都在看着帝国的前首席。

  绝对的忠诚,绝对的奇迹。

  赵云握着诸葛亮的手突然感到心酸,β星云T-62行星,这颗被冰雪覆盖的行星却几乎囚禁了诸葛亮的后半生。

  从万人之上的首席指挥,在最风华正茂的年纪孤身流放,从此后便在风雪中艰难存活。

  “诸葛先生!”终于有人沉不住气:“既然一开始诸葛先生就默许了我们的行动,为什么到了最后反而犹豫了起来?我们早就被绑在了一条线上,你以前假装不知道不过是自欺欺人,赵将军是你的恋人,我们这些人也都与你交往密切,若我们失败,傻子也不会认为你跟我们没有关系!”

  “够了孙膑,”赵云张口打断他:“让孔明自己做决定。”

  诸葛亮垂着头,他眼底有一丝挣扎。

  他自然明白这个国家这个帝王已经无可救药,但是他不能做那个持剑者,无论这个国家多么的糟糕,他都 是死忠之人,这是家族给他的永远的束缚。

  “罢了。”他轻轻叹了一声。

  赵云不奢望他能站在他身边,但不作为亦是罪过。

  诸葛亮抬起头在恋人嘴角落下一吻然后站了起来。

  “保晚节最好的方法便是英年早逝。”

  他推开门走进了风雪中,赵云坐在那里看着他的背影很快被风雪吞噬。

  

  

  半个月后身穿黑礼服的赵云赶回了首都星,身为同僚他有必要出席葬礼。

  皇帝懒洋洋的加封了爵位,如果不是大臣拦着估计早就因为无聊走了,到如今,二十四将,七位指挥官的帝国之栋诸葛家终于再无后人。

  赵云向着遗照鞠躬三次便被同僚拉走了,即便有些遗憾前首席的逝去,但已经沉寂了太久的他关注的人实在不多。

  β星云附近突然出现大量星际海盗,辐射场导致通讯设备无法工作,前首席指挥官孤军奋战终于全歼敌方,但自己却陨身其中,至今没有找到尸骨。

  赵云回头看了眼棺木,那里面是一身衣服,在他还没有被流放前的指挥官制服。

  

  葬礼结束,赵云回了赵家老宅,如今也只剩下他一个,仅有的几个侍从被他打发走,赵云迈进了地下室。

  厚重的上将服也有些抵挡不住袭来的寒意,赵云却笑着走进了结冰的地下室。

  温控被调的极低,最室内最中央立着一具冰棺,本该尸骨无存的指挥官沉睡其中。

  赵云轻轻抚上冰面。

  “再等一等我,很快……请等一等我。”

  他虔诚的落下一吻。

  

  

  

  赵云从飞船上滚了下来。

  他刚兴冲冲的从船舱内出来,一脚踏上舷梯就直接滑着滚落下来,然后他感到自己被冻成了冰坨。

  在他木然的呆在雪地里时一只手袭上了他肩膀,赵云立刻反手去抓,只是在这种环境下反应却慢了几拍,还没等他抓到那人他已经被提了起来。

  “哈哈哈,被吓到了么。”大汉笑了几声震落了不远处树上的积雪,赵云木着脸被放了下来。

  “我是这边的引导,来旅游的话跟着我就行了,想去哪预算多少?我给你找合适的旅店。”

  “不……阿嚏。”赵云揉揉鼻子:“我不需要导游。”

  “大衣先免费提供。”戴着大帽子的大汉笑着拿出了大衣也不管赵云如何挣扎直接罩到了他头上。

  “你们那些保暖衣根本没用,套个五六件才行,这边可远比想象中的冷。”

  “谢谢,”赵云拢了拢衣服:“但我不需要导游。”

  “没事没事,”大汉摆摆手:“我就知道你们会这样,放心,我们这儿都是专业的工作人员,都是政府员工,因为T-62星球的特殊性所有引导人员都是政府员工,费用什么的都一致交给我们领导我们都是领工资的人,你们完全可以放心。”

  “不……谢谢好意,我不是来旅游的。”

  “你这不像本地人啊。”

  “我是来找人的。”

  “你就放心好了,一切交给我们安排,我们不会坑人的。”

  好说歹说也没拒绝的了,赵云还是被提上了雪橇。

  “你不是旅游的就不往那边去了,这边的本来也是凑够人才走的,今天来的都是旅游的,就让你一个人先走吧,放心价钱还是按一样的算。”

  “谢谢了。”

  “你想去哪找人?要定旅店不?”

  “不,旅店先不用”赵云吸吸鼻子:“我要去中央行政区,找你们去年新来的诸葛亮督领。”

  “你找诸葛先生干嘛?”男人的目光一下充满了警惕。

  “我是他朋友,想拜访一下。”

  刚刚絮絮叨叨说个不停的引导闭紧了嘴巴,一直到上报完得到许可才不再死瞪他。

  赵云无奈的笑笑,跟着另一个官员踏进了府宅。

  他推开门的时候诸葛亮在看文件,桌上摆着纸笔,一边的墙壁上是显示周边星云星图的光屏。

  房间里就只有一个椅子,赵云走上前去揽住他脖子,下巴放到肩上,诸葛亮抬手揉揉他脑袋。

  “等我看完这个。”

  赵云老老实实的趴在他背上,他们终于又见面了。

  

  距离他们上次见面已经过了将近两年,赵云好不容易告白成功,两人在一起腻歪了一阵子紧接着他就被打包扔回了学校,诸葛亮笑着看他在飞船起飞时转身离开,那是赵云最后一次见到他穿指挥官的制服。

  在那时回到学校的赵云计划着下次见面的约会同时每天洋溢着恋爱中的粉红泡泡让自己的同僚退避三舍,只是谁都没有想到,变故就这么突然发生。

  诸葛家在一夜之间垮了,偌大的世家仅剩下了诸葛亮一人,赵云在去封闭实训的路上匆匆看了眼星网上的新闻就失去了一切消息。

  诸葛亮从战场归来等待他的便是革职下放,他只是沉默着收拾行李孤身前往了β星云。

  赵云实训结束懵逼的发现恋人跑去了偏僻且荒芜的小行星,他又在学校呆了大半年终于申请下来了长假。





二 第二个是现代的,警匪,片警(?)云和大佬亮,15岁年龄差,嗯,第一篇也是年龄差,但是第一篇星际人普遍年龄比较长,这篇是he



  “滚!我赵家没有你这么个儿子!”

  赵云揉了揉胳膊默默地从地上爬起来看着禁闭的房门到底没敢再回去推开。

  七月份的天热的惊人,赵云在家门旁坐下,水泥地被晒的滚烫,他家住的高档小区家家有花园,被矮墙和栅栏遮着家里根本看不到他的影子。

  看到又能如何呢,这一次自己真的让他们生气了,赵云把一只手揣在裤兜里努力让自己觉得不在乎,他是真的想……真的想么,他甚至骗不了自己,到底真的是一时兴起还是自己内心隐藏的渴望?

  当初的果敢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经过了那么长时间的努力只是到现在却突然陷入了惶恐之中。

  他攥紧了手中的信封在七月天里硬生生的出了一身冷汗。

  “赵云?”

  熟悉的声音宛若炸雷一般,赵云从地上跳了起来,面前黑色的车停了下来,那个人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大热天的,你在这里干什么?”

  他身体颤抖起来,曾经如此亲近的人现在却让他恐惧,他试图张嘴解释些什么,但又觉得一切都是徒劳。

  我都做了什么……我……

  一只冰凉的手贴了上来,赵云一个激灵总算平静了下来。

  “没事吧?”面前人的目光带着担忧,赵云咽了口唾沫试图说些什么。

  诸葛亮从他手中拽出了被他攥的死紧的信封刚刚平静下来的少年再次慌乱起来,他张张嘴试图说些什么最终又颓唐的垂下头。

  面前的人却没有什么表情,他抽出信封里的东西快速的扫了两眼随即皱起眉认真的看了起来。

  赵云突然觉得委屈,这股不知从而来的情感突然攫住了他,明明错的是他自己,而此刻在他最对不起的人面前他竟觉得委屈。

  诸葛亮向前走去,他伸手轻轻抚过少年的发:“大热天的在外面也不怕热傻了。”

  诸葛亮的手白皙纤长,手指灵活,虎口有一层茧,在抚过他的发时是一如既往的温柔,赵云僵在原地直到男子回过头看他。

  “愣着干什么?”他刚刚舒展的眉再次皱起:“真的中暑了?”

  

  

  

  坐在诸葛亮家里灌下两碗绿豆汤,赵云总算是稍微平复了下心情,诸葛亮坐在他对面,茶几上摊放着他今天收到的,录取通知。

  诸葛亮在打电话,见赵云看向他随口应付了几句就挂掉了。

  “晚上想吃什么?我待会让人给你做,还有,别多想了你爸妈也就一时气不过不会真的气你的。”

  赵云瞪大了眼睛:“你不生气?”

  “为什么要生气,”诸葛亮笑着看他:“这是好事。”

  “我……”

  “好了,”诸葛亮拍拍他脑袋:“这没什么,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路,谁都不能把自己的思想强加到别人身上。”

  赵云不再说话,他的录取通知书摆在桌上,他看着上面笔挺站立的人像觉得无比的碍眼。

  厨房里煮了汤,香气慢慢弥漫出来,但在饭菜出锅前门铃响了。

  “诸葛先生,我们真是……”

  他缩在房间里听自己的父母跟诸葛亮寒暄,父亲骂着自己逆子,母亲叹着气不曾说什么。

  “没事,赵云还小让他做自己喜欢的事就是。”

  “我唯一担心的就是离这边太远他一个人能不能照顾好自己。”

  他哆哆嗦的从房间出来,被父亲瞪了眼,说了声打扰了就扯着他耳朵走了。

  

  再被狠狠地骂了一顿又坚决表示绝对不会给他付一分钱的学费和生活费后父亲和母亲总算是放过了他,赵云趴在床上已经没有了一丝力气。

  

  他被国内数一数二的警校录取了,多么令人骄傲的成绩,只是对他们家而言却是如此的大逆不道。

  赵云家的邻居就是诸葛亮刚过而立之年的,黑道大佬。

  赵云一家多受照顾,赵父一直希望儿子上完学加入龙组多少给诸葛先生帮忙,只是没想到高三警校来学校宣传的时候,赵云的小伙伴拉着他几人脑子一热纷纷报了名,结果最后只有他被录取。

  诸葛亮一直对赵父的愿望没有表态,他曾说尊重赵云的意愿,但显然他没听进去。

  如果不是觉得多读点书更能帮上诸葛先生的忙,赵父原本没打算让赵云考大学,初中高中毕业就扔进龙组了,结果他没想到让赵云好好读书结果读进对家去了!

  赵云高考前,诸葛亮特地抽了一天的空跑到孔夫子顾里求了愿,他一直很关照赵云,在赵云小时候他就有时经常来看看他,甚至有一次对方误以为赵云是他亲戚想绑架来威胁,当年十七岁的少年冷冷的放下枪抱着怀中嚎啕不已的孩子从仓库中走出。


  



三,第三个还没想好名字,灵感来自之前看的一篇文,你能对你的爱人多残忍,也是上将x指挥官,有酒鱼成分,相较于第一篇的甜甜甜,这篇就虐了很多,大概是he但是这篇剧情还没有构思好




  

  

  

  诸葛亮不知道第多少次提出分手时李白头都没有抬,只是在他拉开房门向外走的时候李白才终于把注意力稍稍从手中零件上移开了一会。

  “今晚如果回来吃饭的话早点说,我好准备食材。”

  门被关上李白又专注于手中的零件,他不担心诸葛亮听不见,这间小破屋只堪堪能够遮蔽下风雨,有时赶上暴雨他俩蜷缩在床上抱在一起却依然淋的透心凉,他不担心那人听不见。

  这里靠近帝国边缘,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贫瘠星球,没有资源没有利益,那些大人物看都不会看一眼,这里就是所谓的“贫民窟”住在这颗星球的人多数靠捡垃圾为生。李白他们已经在这里呆了几年,凭借他还算不错的手艺倒也勉强过的下去。

  等到他把手中的零件拼装成一支机械手臂,他盯着自己的手再一次纠结要不要砍了自己的手换上这个冰冷却威力极大的假手,最终他一如既往的选择把机械手臂拆分重组。

  诸葛亮还没有回来,李白往营养剂里兑了点水晚饭就完成了,他把剩下的小半碗扔在桌子上给诸葛亮留着,他清楚诸葛亮这一次依旧会同往常一样失败而归。

  在贫民窟中不少人都打过诸葛亮的主意,他什么都不会,李白至少还能做点捕捉小型魔兽的小机关换钱,而诸葛亮除了一张脸什么都没有。在他们在这颗行星刚刚定居的时候不少人试着对他下手甚至有的打算把他卖到“旅馆”。贫民窟里女人很少,所以很多稍稍有点样貌的会背强行当做“女人”。只是到如今没有一个得手。

  诸葛亮有时会去酒馆找个伴,说是酒馆不过是个石板屋子,一群人混在一起说着粗俗的话喝着极为糟糕的酒,诸葛亮试着跟他们混在一块,但在那些人色眯眯的凑上来时他仍会把人摔在一边。李白曾经嘲讽过他,但他仍然时不时跟他分次手跑过去。

  虽然说分手,但两人并未交往,最多只能说是搭伙过日子的人。

  诸葛亮无数次试着跟人交往,或者上床,但最后总是把人摔在一边跑回来,李白笑他无聊,因为他们彼此都清楚诸葛亮根本没有一点那个想法。

  他不过是打着这个名号说着心照不宣的谎。

  

  诸葛亮没有回来。

  李白第二天醒的时候有些惊讶,但是对于同居人他的关心并不太多,毕竟对方有些足够自保的实力,不然他绝对无法在这贫民窟生存。

  他们两人在这颗星球格格不入,除了李白偶尔在交易区出售一些零件或者诸葛亮有时候又发疯去酒馆,他们跟这颗星球的其他人没有任何联系,在李白去交易区的时候曾有人试探的问他为什么要呆在这里,对他们而言虽然困难但还是有希望在其他稍好的地方定居的,李白笑而不语,只是他眼中带了几分警告,从此无人敢再问他们这个问题。

  第二天诸葛亮依旧没有回来,李白总算是不再摆弄他的零件,但是周围仍然安静,并没有引发任何混乱,李白不敢贸然出去,他担心诸葛亮被发现了。

  他们的确不是常人,如今蜗居在边缘行星落魄的两人却是星际上S级的通缉犯。

  他是曾经传说中的星际怪盗,而诸葛亮却是曾经的帝国首席指挥官。

  但无论曾经多么的让人惊叹,他们如今某只是苟延残喘蜷缩在贫民区的渣滓罢了。

  第三天下午诸葛亮回来了,他同时带回了一个消息。

  李白努力克制着自己让自己完整的听完这个消息,他本来担心诸葛亮的身份是不是被发现了,却不想是为了……这件事。

  “你怎么做?”在长久的安静后诸葛亮开了口。

  李白挤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在怪盗的威宁下做这些,他们是在逼我重出江湖啊。”

  “决定了吗。”

  “我还能怎么样,”他捂住眼睛:“对他做了这种事……我怎么可能原谅。”

  “可是李白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诸葛亮有些痛心的看着面前的友人:“他可能已不是他。” 

  “那我也不能放任那些人对他做这种事。”

  “就算他没变,他也不会记得你。”

  “无所谓,”他努力的笑了笑:“我可是怪盗啊,当初偷了他的心一次我就能偷第二次。

  “我帮你。”沉默了良久后诸葛亮抬起来头。

  “不……你……”

  “没关系的,帝国的安全系统是我清楚布下的,没有人比我更清楚。”

  “可是帝国那里你真的没问题吗?”

  “曾经大名鼎鼎的星际怪盗都要重出江湖了,我这个恶贯满盈的前首席怎么能不凑凑热闹,更何况我只剩下你一个人了,不帮你帮谁,是不是,师兄?”

  

  李白一直知道的,诸葛亮极为狠,对别人狠,对爱人狠。对自己更狠。

  当时失魂落魄的他去帝国把遍体鳞伤的师弟捡了回来,他看了他半天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他狠狠的算计了所有人,同时用尽一切为挚爱铺了一条路。

  他当时带着诸葛亮在星际里兜兜转转,直到有一天听到了皇家上将清醒过来的消息才带着他来到了这边缘星。

  李白有时候很想不懂,既然如此深爱有为什么要那么的伤害对方,非得弄到遍体鳞伤老死不愿往来的地步才罢休?

  但他更多的是惊心,一己之力摧毁一个国,他的小师弟越玩越大了。


  

  


半成品就不打tag了,嗯,话说为什么一个开头就都一两千了……

  

  

  



【授权翻译】反洗白斯内普

推,HP里相对于子世代我更喜欢亲世代,我从子世代的同人开始看如今专注于亲世代,在子世代的同人里,不得不说有时候斯内普扮演的是一个毒舌的慈父形象……个人看来斯内普形象比较复杂,多数情况下我接受同人里斯内普心中有爱的形象,但是我刚刚接受同人的时候的确很懵,因为我从没觉得斯内普白过,特别是看到后面真觉得他黑透了
而且有些同人cp配对真的……什么他就是毒舌这种个性啦,别扭的在意啦……

elvendork:

Cyril's:



Summer夏天:



声明:

  


1. 本文作者为汤不热captofthewolfstar,我要来了授权翻译:

  



2. 原著不在我手边,因此书中引用也是我的翻译。与马氏有出入处敬请见谅。

  



  


正文如下:

  


西弗勒斯•斯内普

  


本文为反对洗白斯内普而作。首先澄清一点,斯内普是我们这个时代,甚至有史以来最复杂、最重要、写得最好的文学人物之一,有人甚至会说斯内普是他们最喜欢的人物。我尊重他们,这无可置喙。哈利•奎因还是我最喜欢的漫画人物呢,我觉得她形象丰满、机智可爱、坚强有趣……但这并不意味着我看不清她是个疯子,她和小丑的关系对双方来说都是种可怕的折磨。我们喜爱这些立体人物正是因为他们有不止一面。《哈利波特》正是这样一个伟大的系列,里面几乎每个人物都有很多面,用我最喜欢的捣蛋鬼的话来讲:“这个世界上并不只有好人和食死徒。”(语出西里斯•布莱克,《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第15章,珀西与大脚板。)

  



  


斯内普是个坏人。不管他做了多少事来“赎罪”,都改变不了这一事实。一个人尽可以用生命去拯救世界,可我们不要忘记多年来他一直在言辞和情感上虐待儿童。我认识很多在军队里冲锋陷阵为国争光的好汉,但是却对亲人实施家暴……难道我们就可以轻易原谅他们吗?

  



  


事实1:西弗勒斯•斯内普很早就对黑魔法产生了兴趣。

  


事实2:西弗勒斯•斯内普并不只有莉莉一个朋友,他还有别人。

  


事实3:西弗勒斯•斯内普会主动挑衅詹姆•波特和西里斯•布莱克,经常窥视掠夺者们,想要发现莱姆斯•卢平的秘密。他还和那些信奉纯血统至上、欺负其他学生的斯莱特林为伍。他不是什么不受欢迎的无辜小孩,饱受光芒万丈的校霸欺凌。他不是。不要再洗白他了。他和他们一样难辞其咎。

  


事实4:西弗勒斯•斯内普15岁的时候就自创了可能致命的咒语,并用它攻击了詹姆•波特。你要问原因?詹姆是惹了他……但光凭这一点?也太……

  


事实5:莉莉•伊万斯是因为斯内普和那帮斯莱特林交好、还有他对黑魔法的热爱才不跟他继续做朋友的。她不是为了詹姆•波特才这么做。事实上,她和西弗勒斯断绝来往之后至少一年才开始和詹姆•波特交往。他拿种族歧视的话骂她,他的朋友们还袭击了她的一个朋友。

  



  

  

   


“我从来没想过骂你是泥巴种。我只是——”

   



   


“说漏嘴了?晚了!枉我这么多年一直维护你!我的朋友们都不理解我为什么还要和你说话!你和你那帮食死徒朋友们一块玩吧!瞧,你甚至都不否认!你不否认你的目标就是加入他们,你都等不及要加入神秘人了吧?我装不下去了。从今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不是,听我说,我不是那个意思——”

   



   


“叫我泥巴种?但你把和我同样出身的人都看作泥巴种,凭什么我该和他们有所不同?”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第33章,王子的故事)

   

  
  



  


事实6:西弗勒斯•斯内普一直对莉莉•伊万斯无法释怀,并且对她嫁给了死对头詹姆•波特耿耿于怀。

  



  

  

   


“After all this time?”

   



   


“Always.”

   

  
  



  


我在哈利波特圈最不能理解的事情之一就是人们怎么这么热衷于这句话。这其实很细思恐极啊。詹姆和莉莉死的时候21岁,距离莉莉断绝和西弗勒斯来往已经6年,他却依然念念不忘难以释怀?这不是爱,这是病态的痴迷。当年莉莉宣布和他断交之后他也很烦人,威胁说要睡在格兰芬多休息室外面,直到她回心转意为止才罢休(参见《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第33章,王子的故事)。这么多年之后西弗勒斯还爱着莉莉不是什么伟大的事。这很恐怖。西弗勒斯的守护神是牝鹿也令人毛骨悚然,这绝不是什么他们俩是灵魂伴侣的证明。(注1)

  



  


事实7:斯内普加入食死徒是因为这是他一直以来的追求。在得知莉莉有危险之后,他第一反应是跑去求邓布利多保护她,只有她。

  



  

  

   


“如果她对你这么重要,你可以去求黑魔王大发慈悲放过母亲只杀孩子。”

   



   


“我试过!”

   



   


“我真看不起你。只要你如愿以偿,你就不在乎父亲和孩子的性命了是吗?”

   



   


斯内普一言不发。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第33章,王子的故事)

   

  
  



  


如果莉莉•波特不在伏地魔的死亡名单上,斯内普还会弃暗投明吗?预言中没有说一定是莉莉,很有可能指的是艾丽斯•隆巴顿,如果纳威才是那个被选中的人,西弗勒斯•斯内普就会继续当食死徒。他成为双面间谍只是为了报答邓布利多保护过莉莉的恩情。

  



  


莉莉去世之后,邓布利多不得不花言巧语收买西弗勒斯保护哈利:

  



  

  

   


“他长着她的眼睛,西弗勒斯。莉莉的眼睛。你肯定忘不了莉莉•伊万斯的眼睛是什么样子吧?”

   



   


“别说了!”西弗勒斯咆哮道,“她死了……永远回不来了……”

   



   


“你知道她是怎么死的,为什么而死。不要让她白白牺牲。帮我一起保护好她的儿子。”

   



   


“他不需要保护!黑魔王已经死了——”

   



   


“他还会回来的。”

   



   


“好吧。但是决不许说出去,邓布利多!我承受不了……尤其他还是波特的儿子!”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第33章,王子的故事)

   

  
  



  


呀,斯内普,你自负对这个女人用情至深,却受不了保护她儿子的念头?这个孩子可是她用自己的生命换回来的,孩子的父亲也为了保护他们母子而死。难道就因为孩子的父亲在上学的时候对你恶语相向吗?这……叫我怎么说。

  



  


事实8:11年来待在霍格沃茨高枕无忧,西弗勒斯•斯内普仍然拒绝走出童年一见钟情的初恋,哪怕她已经死了快十年,并且还在那之前六年都没跟他说上一句话。作为一个成年人,他固执地咀嚼着自己的苦情,甚至把这种苦情发泄在她未成年的儿子身上。

  


为什么?因为他长得太特么像詹姆•波特了。

  



  

  

   


“——资质平庸,却跟他老爸一样自大,一心只知道违反校规,有点儿名气就了不起完了,哗众取宠,粗鲁无礼……”

   



   


“你只看得到你希望看到的,西弗勒斯。我听其他老师说这孩子谦虚可爱,很有天赋。就我观察,我觉得他很努力。”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第33章,王子的故事)

   

  
  



  


但是斯内普不光只是看不顺眼哈利。他还找其他学生的麻烦,因为……这么说吧,因为这家伙就是个混蛋,真的!这人当着全班的面,公然羞辱13岁的纳威•隆巴顿,还试图杀死他的宠物蟾蜍,就因为纳威在魔药课上表现不好。有没有搞错?(见《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第七章,衣柜里的博格特)

  



  


更不要提这个可爱的场景了:

  

  

   


罗恩逼赫敏给斯内普看她的牙齿。她已经尽力想用手挡住了,但是牙齿已经长过领口,不可能看不到。然而斯内普只是冷冷地扫了一眼赫敏,然后说,“我看不出有什么不同。”

   


(《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第18章,魔杖测量)

   

  
  



  


我还可以继续说一堆西弗勒斯滥用职权侮辱学生的例子,但以上证明足矣,我们继续往下说。(注2)

  



  


事实9:西弗勒斯•斯内普不愿设想西里斯•布莱克是否可能无罪,一意孤行地想把他扔给摄魂怪。

  



  

  

   


“阿兹卡班今晚又要多两个人了,”斯内普说,他的眼睛闪着疯狂的光。“我真想看看邓布利多会是什么反应。他确信你是无害的,你知道吧,卢平……一只驯化的狼人。”

   



   


“你这个傻瓜,”卢平轻声说。“上学时的小打小闹值得把一个清白无辜的人送进阿兹卡班吗?”

   


(《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第十九章,伏地魔的仆人)

   

  
  



  


是的,西里斯年少轻狂的时候确实想将斯内普置之死地而后快,我不否认这件事的存在。但是原著里并没有详细说明打人柳事件,所以我们无从得知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才促使西里斯做出这样的事来,即使他明知道这么做可能也会威胁到詹姆和莱姆斯。但这都不重要。令我震惊的是斯内普不仅想让西里斯得到摄魂怪的吻,连莱姆斯也不放过。

  



  

  

   


“砰”地一声,斯内普的杖尖射出蛇一样蜿蜒的细丝,绑住了卢平的嘴巴,手腕和脚踝,他一个站立不稳,摔倒在地,动弹不得。布莱克怒吼一声,冲向斯内普,但斯内普用魔杖抵住布莱克的额心。

   



   


“我发誓,只要给我一个动手的理由,我一定不会放过。”

   


……

   


“我来拖那只狼人。或许摄魂怪也会给他一个吻。”

   


《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第十九章,伏地魔的仆人)

   

  
  



  


事情还没完。在没能让他清白无辜的仇人去死或者坐牢之后,没能如愿以偿的斯内普恼羞成怒,一气之下决定毁了莱姆斯的生活,告诉全校他是个狼人——哦,慢着,我说的是全校吗?我想说的是全世界。

  



  

  

   


“这些“随心所欲”的决定无疑包括一些十分具有争议的教师任命,关于此本报之前已有报道。他甚至聘用过狼人莱姆斯•卢平。”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第十五章,霍格沃茨高级调查官)

   

  
  


……

  

  

   


“但是我知道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你真该听听莱姆斯是怎么说她的。”

   



   


“莱姆斯认识她吗?”

   



   


“不认识,但就是她两年前起草了一份反狼人法案,害得莱姆斯找不到工作。”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第十四章,珀西和大脚板)

   

  
  



  


两年前,对吗?在这之前两年前是多久?不正是莱姆斯在霍格沃茨工作,被斯内普出卖的那一年吗?

  



  


原著里从来没有写过莱姆斯有任何对不起西弗勒斯斯内普的地方,而说实话,在四个掠夺者中,如果有谁最有理由这么做,那就是莱姆斯。毕竟,斯内普老是针对他,监视他的行踪。西弗勒斯完全没有理由这么恨莱姆斯,要把他的生活摧毁至此。这只能说明西弗勒斯•斯内普简直是世界上最小心眼的人。

  



  


事实10: 斯内普是个战争英雄。

  


他是个战争英雄,没错。他在对抗伏地魔的战争中扮演了关键角色,虽然并非完全出自本心。他是被邓布利多和自己的悔恨之心拉到这边来的,对他来说,这是唯一能弥补当年15岁的他和莉莉之间龃龉的方法。

  



  


所以,出于一己私利求邓布利多保护莉莉•伊万斯的安全,为了报答他而满腔怨恨地成为一个双面间谍,就能掩盖这个男人从小到大所做的所有坏事了吗?他“英勇就义”,可他至死都没被原谅。

  



  


不,不能。

  



  


西弗勒斯•斯内普依然是个坏人。

  



  


注:

  


1. 还用我说吗?莉莉和叉子才是真正的灵魂伴侣啊!牡鹿和牝鹿…… 守护神变成别人应该只能说明心有暗恋,因为唐克斯暗恋莱姆斯的时候,守护神变成了一匹狼。

  


2. 别忘了,纳威害怕斯内普到了什么地步?他的博格特都是斯内普!这是给小孩子带来了多大的心理阴影啊,天赋不佳的纳威还能长成一个依然善良、勇敢、会爱、感恩的人真是太不容易了。这里真的要夸一下罗婶,虽然我天天黑她,但是她对这些小人物的描写还是很值得细细咀嚼的。我在一部日剧里看过一句话:

  



魔法世界有太多影射现实世界的地方,从莱姆斯的狼人特质(影射HIV,外网还有条汤据此质问这还不GAY?)到纯血统论(种族歧视),从赫敏的家养小精灵解放阵线(平权运动)到邓布利多的性向(“他不是一个同性恋角色。他只是一个角色,只是,碰巧是个同性恋”)。纳威是一个颇有意思的人物。出场的时候是一个胖胖的、有点笨拙的小男孩,这类人物往往给人以人畜无害的印象,多次受到德拉科马尔福的欺凌(这才是校园霸凌现象!)和老师、奶奶等长辈的压迫。后来我们知道,这个看似平平无奇的小孩原来差点就成为了“那个大难不死的男孩”,他的父母都是被折磨致疯的英雄傲罗。最棒的是,在故事的结尾,他和主角哈利一样,虽然成长过程中受到了很多不公平的对待,却始终没有丢失那颗纯粹而美好的心,他重新集结并领导了邓布利多军,并最终在霍格沃茨大战中拔出格兰芬多宝剑杀死了伏地魔的蛇。

  



  


另外,在做老师方面,对比一下莱姆斯•卢平就可以知道斯内普有多不称职了。莱姆斯从来对学生都是温和的,语气礼貌,心思细腻。他第一堂课就叫出了迪安•托马斯的名字,而这个人可以说仅仅是个背景人物,他的存在是为了烘托时代气氛和大众情绪。他会对同学们用“请”。他鼓励活泼的课堂气氛,主张在实践中学习。而且有很好的把控能力,弗立维教授上实践课的时候大家往往闹哄哄的,而莱姆斯的课堂是充满激情而井然有序的。几乎所有学生公认,莱姆斯是他们最好的黑魔法防御术课教授。这份尊敬和喜爱不是靠一味讨好和逢迎学生,而是真正寓教于乐,让学生们学有所成。



啊啊啊啊啊!蝌蚪子太太关注我了!我要下楼跑两圈!!!
云亮里我最爱的太太啊啊啊啊!
兴奋!

就问一问,有人愿意写云亮公路AU吗,之后我可以用车来换【不,没人想看你的小破车】
好饿……

因为有了明年认认真真学画画转型当画手的打算……于是我突然发现……喵的我还没学呢就已经给自己定了五个手书的计划了……

我简直要爱死公路AU和摇滚AU了

超级爱那种不可一世的少年站在世界顶峰,傲然却让人移不开眼,让全世界为他们疯狂的模样,然后在顶点不得不因为世俗因为感情因为利益而烦心,仍旧让人难以移开目光,直到一天由盛转衰,失去灵感失去激情,失去挚爱,在毒品与堕落中向世俗低头
却又不愿屈服,最后倔强地扬着头走向自我毁灭
充满着炽热堕落希望绝望与爱

he或be不重要,真的爱这种不可一世的站在世界顶端的少年们

狄花再没有粮的话……再没有粮的话……
明年我自割腿肉做手书!